和建违纪违法案剖析:任性权力终自毁

2019年01月12日09:04  来源:云南日报
 

和建,1958年出生,内蒙古商都人,1975年8月参加工作,曾任云南省个旧市商业局局长,金平县副县长,红河州贸易局局长,红河州外贸局局长,弥勒县委书记等职,2006年6月任红河州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,2015年5月辞去职务,保留副厅级待遇,2018年3月退休,2018年10月被立案审查,2019年1月被开除党籍。

“在红河的口碑很不好,很多人提起和建就摇头,腐化堕落的思想深深渗透到他的生活、行为、作风中,给党和政府造成了不良影响。”办案人员告诉笔者。

和建是红河州成长起来的本地干部,在当地,他的霸道作风、独断专行众所皆知,破坏了一个地区良好的政治生态环境。

2003年年底,弥勒县巡检司镇发生一起交通事故,死亡3人,和建赶到事故现场处置事故后,当晚回到县医院看望伤员,县医院院长孙建华当时向他提出了医院资金困难的事情。谁知第二天,和建在县委常委会上,不做调查,就武断认为孙建华在医院等是为了要钱,最后责成孙建华作出书面检查。

不仅如此,有时,县委办主任打电话向他汇报工作,和建均拒绝接听,而是要求通过他的秘书进行转达。还有一次,和建叫正在下乡的县检察院检察长邹荣华来他办公室汇报工作,因为邹荣华下乡没有及时赶到,待他赶到时,和建居然生气不见他。

“和建在弥勒任县委书记期间,作风有点霸道,喜欢搞特权、耍威风,县有关部门、乡镇的领导和身边工作人员都有点怕见到他,都怕触碰他的权威,怕被骂。”一位熟悉和建的干部表示。

大问题骂,小问题骂,没有问题也骂。一次,和建在个旧市请客,有个领导干部距吃饭时间还有1个小时,只是最后一个到,就被他破口大骂。

对党的干部来讲,性格和脾气要服从党性,凌驾于党性之上的性格、脾气要不得。

和建性格“强势”,工作方式简单粗暴,动辄就训斥部下,甚至在全县干部大会上进行公开指责。2005年左右,由于弥勒县推进医疗卫生和教育体制改革工作缓慢,他多次在大会上对分管副书记、副县长、教育局局长、卫生局局长进行公开批评、指责。

“除了喜欢骂人外,和建根本不讲制度,一句话就将决定变成废纸。”曾与和建共事的同事说。在东风农场葡萄灌溉用水的事情上,县政府专门下文规定必须交清上年水费才可放水,但这个制度在和建的强势面前成了摆设,他不但没有认真了解情况,召开会议研究,竟然还把水务部门相关干部叫到办公室严厉批评一通,个人还执意授意放水。和建不讲规矩、不论程序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和建骨子里还喜欢所有人都围着他转,唯他马首是瞻。在其主政弥勒、州委政法委多年间,脾气大、架子大、干部噤若寒蝉。他对己宽容,对人严苛,特别在贯彻民主集中制原则上,更是肆意践踏、说一不二,听不进反对意见,凡事都是以个人意志为准,自己说了算。

2007年底,绿春发生胶农事件,和建想动用1000名警力,州委政法委班子成员宋平向和建提出不同的意见建议,但和建根本不听。随后,州委政法委副书记会同州公安局局长向州政府汇报情况后,州政府决定不动用警力。此事和建认为政法委副书记不按他的意图办,对副书记意见很大。在召开州政法委执法监督会议,明知有规定禁止摄像,还一心孤行置纪律于不顾,安排电视台进行摄像宣传,以此来彰显他的影响力,班子成员向其反映,他就马上发火。

为体现一把手的权威,和建在弥勒、州委政法委主政期间,都是他说了算,俨然成了唯我独尊的“土皇帝”,其他领导干部提出来的意见,和建不认可就上不了班子会,甚至上了会后还凭个人意愿随意更改。

和建在弥勒任县委书记时期,弥勒县委、县政府建盖办公楼的图纸经过县委、县人大、县政府会议研究通过,随后却被和建随意更改,按其“口味”重新设计。

和建长期唯我独尊,背离组织原则,形成“一言堂”家长式作风。从一开始的做事不讲规矩、不论程序,到随心所欲破坏纪律和组织原则,没有人敢提意见,最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正如和建在忏悔书中写道:“我张扬个性,不计后果一路狂奔的愚蠢行为,严重违背了一个共产党员入党誓词的初衷……我应是安享晚年了,但今天,我却坐在没有靠背的椅子上,活动在狭小的空间里。”(黄寿强)

(责编:徐前、朱红霞)

推荐阅读

春运大幕即将拉开 昆明各站点准备工作有序进行  春运即将拉开大幕。云南网记者了解到,2019年春运将从1月21日开始至3月1日结束。期间云南客运总量预计达7485万人次,比去年同期减少1.95%。 预计道路客运将出现4个客流高峰:1月31日-2月3日 、2月6日-8日、2月1…【详细】

云南新闻

五集反腐巨制《激浊扬清在云南》1月12日起云南卫视播出  激浊扬清树正气 风清气正彩云南 彻底肃清白恩培、仇和等余毒影响,清除政治污染底泥和污染因子。 你所未知的案例,你所不了解的真相,历时半年,采访10余名落马省管干部,全方位全景式展示落马官员走向深渊的心路历…【详细】

云南新闻
网站地图